穷凶极恶的高冷皇帝

It shall not end until...

是不是忘记转发了 我要转 我不管

蒂蒂温:

*覆叶街
*小红生贺

“即使写上结局两字,故事也并没有结束?”我扶正巫师帽,抬眼瞧着坐在墙头的人。

“当它结束的时候,一切才刚刚开始。”她闭上眼睛,似乎沉浸在这绝妙的句子中,话毕从墙头轻巧地落在我面前。我知道她要回家捡起丢在桌案的羽毛笔了,她有了灵感。

“红,你是个好诗人。”
“跟你聊天总会让我想到一些东西。”她跑远后才想起来朝我招手致意。

我抚摸在自己左手手背休憩的鹦鹉,自言自语道:“下水道诗人的新诗集发售时,应该献点伴礼。”


登到山顶,覆叶街的全貌尽收眼底。作为巫师的我分明可以直接使用咒语,不费一丝体力地来到这儿,但为了体会“她们”的感受,我只能选择徒步。

“她们”说,“她们”是来爬山的,这片街附近有座小山吧?
那天,指路人简食指的尽头就是我脚下这座山丘。


“她们”有一场比赛,关于登山,或许还有更多。“她们”是无意中降临覆叶街的,对此地的地貌根本不熟悉,连张简陋的地图都没有。覆叶街不存在卖地图的小摊,一位叫向的花店老板帮了忙,她总是温柔且乐于助人的。

向的地图很完美,甚至标注着比例尺。不过别指望“她们”能看懂那张复杂的地图,后来还是聪明地抓了个指路人。

很神奇的是,在“她们”降临之前,覆叶街并不叫覆叶街。当“她们”出现在街道前,这街道如同叶脉一般开始延伸。形形色色的家伙聚集在了覆叶街,这些家伙不会被称为街道居民,可他们一直在恰好的时间现身于此,似乎从未离开。


“你看到的最多吧,快告诉我谁赢了?”
“按道理我是该盯着她们看很久的!但你体谅体谅,毕竟我是没有腿的生物,怎么跑得过有腿生物中的佼佼者呢?”悬浮在斜上方的眼球凭空消失了半秒,那是她正无辜地眨眼睛,“等我到的时候,人家早就到了……”

“平手吗?”
“我相信是,至少没有哪方表现出失败的不甘……两人肩并肩坐在岩石上眺望风景呢。”

黄昏给覆叶街盖了层温暖的橙色,原先砖瓦的颜色已经消褪,除了触手可及的光芒之外便只剩黑色的剪影。我在山风里依然感觉到那层温暖,那是属于覆叶街的温暖,想必那时的“她们”也发觉到了。

“她们”曾经收于眼底、铭记心中的景象,与我此刻看到的景象重叠。


仅将稍转即逝的画面留存远远不够,我把水晶球擦得反光,画面却仍像隔了毛玻璃一样模糊……模糊又美好,“她们”所在的那段记忆,对整条覆叶街来说太短了,同时长久如永恒。

因为覆叶街的每个人都在追寻那段记忆,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。画幅诗篇,从笔尖挥洒的墨水,赋予灵魂的文字,到一曲悠扬自在的龙笛。

“她们”的存在通过这些途径变为永恒。


“……究竟是什么打动了我?”红攥紧羽毛笔,垂头苦思。一只鹦鹉无声地落在窗沿,影子投在桌案上。鹦鹉歪头望着创作的诗人,它是预警,以免我的法术惊到对方。

下个瞬间,伏在窗口的我轻轻说:“是乘巴士离开的她们吗?是那位金发姑娘潇洒丢弃风中的牛仔帽吗?是她和虹发姑娘随牛仔帽一并遮去的欢声笑语吗?”

红激动地看了我一眼。


诗集发售的日子,覆叶街排了冗长的队伍。我如愿以偿地展示水晶球里的东西,零零散散的碎片整合出了不错的效果。

我怀抱下水道诗人的诗集,思想在未翻开它时迫不及待地涌现。

黄昏巴士没有带走“她们”,消散在远方的残影也并不意味着结束。

一切才刚刚开始。

评论
热度(12)
  1. 穷凶极恶的高冷皇帝蒂蒂温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是不是忘记转发了 我要转 我不管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穷凶极恶的高冷皇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