穷凶极恶的高冷皇帝

下水道诗人爬出来后忙碌奔波的一天

*黑历史






  我爱下水道,这里有一个诗人应该有的东西——黑暗啦,孤独啦,脏兮兮的臭水沟啦……总之这里就是我的一块灵感源泉。我老是待在这里写作,写我的诗,基本都刻在下水道的石块里。直到有一天,我的小刀终于断了,我才费劲力气地爬出来重见天日,去买早就用完的纸笔。

  我在其中待了不知道多少日夜了,我估计我已经不会写字了。我出来的时候,这里已经不是我刚开始认识的样子了。管道口旁边有一家咖啡馆,我看见一位优雅的女士在里面倚着红丝绸做的沙发喝茶。她的扮相不一般,在这个七彩头发的世界里她的黑白单色风非常抢眼。我就是喜欢这种独特的感觉,我不由自主地靠了上去,像吸盘一样黏在玻璃窗上。

  哇,她就像公主!就像那种奥利奥王国的最美一枝花!第一眼看见她我就被她吸引了,就像咸菜配黄瓜。我想给她写一封表白信,于是便打算进咖啡馆询问她的住址——

  我被赶走了。





  什么服务生,嫌我臭屁不让进。这是独特的香水,衬得我的气质更加与众不同,夺人眼球。我很生气,只能等公主出来再问。那我只好无所事事地徘徊在这里了,顺便作了两首诗表达我的不满。

  没想到,我只是被一个会凌波微步和瞬间移动的眼球吸引了半小时而已,公主就已经不见了!我懊恼地抓狂,揉乱了很久没洗的头发,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。很好,诗人就应该有疯子气质——突然我挨了一发水枪。

  原来是花店老板看不下去了,拿水管就把我喷了个免费淋浴。虽然不爽,也好歹洗干净了我脸上的污垢,让我有个正常人的样子了。想到书店的人估计也不会让我进,我就我借用好心的花店老板家的厕所稍微洗了把脸。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更丑的脸来——还不如不洗。

  临走时我只是随口一问那位黑白女士的住处而已,没想到得到了珍贵的答案。在老板口中,她叫喵星,的确是一位公主。喵星公主住在一个像金字塔还是玉米片来着的城堡里。
  我很激动,谢过老板就飞速跑去了书店里抱回来一堆纸笔。我要写超长的告白诗,写一千零九个字,一个不能多,一个不能少。
  我开始写作……无视了时间,只懂得抓起笔留下我内心的感觉。我只知道本来洁白的信纸变得潮湿灰黄,这就是时间流逝和情感翻腾的证明。

  落下最后一个句号,我感觉四肢都是酸痛的,但是我仍然激动万分。我要第一时间把新鲜热辣的感情邮寄出去!我再次苦苦爬出了下水道回到地面上。现在是晚上,天空偶尔飞过几只白骨龙,困在高塔里的鲸鱼发出呜呜的报时声。
  寄信要去很远的地方,得去到巫师的住址旁边。当我抵达那儿,太阳已经开始升起了,我的双腿已经开始混沌了。我正想把信塞进去,就听见有人在后面说了句:
  “那么老土,给公主应该用语音表白。”

  老土。

  老土!

  我绝不老土!!虽然在地下太久跟不上节奏,但是我绝不希望被公主认为老土。我也要语音表白才行。
  “你要语音表白喵星公主吗?”她又说。我回头看见一个酷炫装扮的巫师,肩膀站着一只非常梦幻的鹦鹉。
  “是的,巫师,帮我转换成mp3格式吧,求你了。”
  “可以,巫师能干这个活。”她微笑道,说完就把我的信拿起来念叨了一串魔法咒语。我听上去是这样的:轰蓝裙子山头火冲凉……。还有一大段语速更快的了,没有听清,就像在念经。
  我看见纸张变得透明,又变回原来的颜色了。
  她把热腾腾的信还给我。已经转好了格式。她摆摆手示意要报酬。我掏掏鞋底,给了她一个薄如蝉翼的蓝白鹦鹉美少女大头贴,她非常迷离地看着那个贴纸,用使不得的眼神看了我三眼。
 

  我的诗终于寄出去了,我很开心。想到这,我就开心地卧在草地里面,等待回信的到来。
  啊,我是不是写错了地址?好像也没有,不管了,睡觉才是第一要紧事……


tbc

评论(5)
热度(27)
  1. せん穷凶极恶的高冷皇帝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来自巫师的反馈信:给下水道诗人雷德,没错是这个名字。你......阴差阳错地,公主居然给你回信了。公...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穷凶极恶的高冷皇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