穷凶极恶的高冷皇帝

【尾帅尾】没文化的OOC大王出来蹦跶了

*私设背景,此篇同为完善世界观篇。

*严重OOC的大尾第一人称,算个回忆吧。苏又狗血剧情还跳跃,没眼看了!!!!不要脸打tag嘻嘻嘻嘻嘻【被揍

*CP帅尾帅无差。至于爱情不爱情,随便,此处更应该是搭档关系吧

*BUG真的超多欢迎指点。欢迎讨论捉虫,谢谢观看!

冰灾
1  
  不知道应不应该感谢那场该死的冰灾——不管怎样,我还是回到了家乡。
  我终于暂时摆脱了战争的苦恼,站在回家的游轮上眺望远方的天空。灰黑的天空慢慢出现了云朵,星星也开始闪烁起来。
  我的族人生活在世界各处,靠无穷无尽的水联系在一起,水就是我们的命脉。虽然是一家人,但我们生性独立,所以我们始终不会群居太久。如今由于这场讨厌的、无谓的争吵,我们或多或少又聚集在了一起,我到底该苦笑还是悲伤?
  我们的存在到底有何意义?这场纷争的存在到底有何意义?没有人能给我答案。不过我想到一个人……

  最终鸣笛声没给我思考太久。

2
  最终鸣笛声没给我思考太久。

  我身边坐着和我差不多年纪的人,有男人也有女人,稚气未退的脸写满了担忧和哀愁。我内心也并不平静,甚至比他们之中的某几位更加害怕——我们是刚成年便被卷入战争车轮的垫脚石。目的地已经到了,凶恶的军官喝令我们井然有序地下船。我们踉踉跄跄地抱着行李排队,几个人甚至忍受不住大哭起来。可是哭声和惨叫没有改变命运,反而给我们的心情蒙上更厚重的灰色。

  我们来到了营地,有一股刺鼻的味道,我说不出是什么,应该是家畜粪便和干稻草加上血和药品的味道。非常难闻,但是一段时间后我竟然习惯了。
  我闻不到海洋的气息了,也不能像以往一样惬意地隐匿于黑暗之中。房间窄小,潮湿又漆黑,典型的天蝎住所,我却丝毫不感舒适。甚至,我更宁愿有一间洒满阳光的干燥房间。
  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,我却用它来寻求光明!摘下随身的墨镜我看向蒙灰的玻璃镜子,几条触目惊心的裂缝划伤了镜子里我的嘴唇。我从来看不清我的双眼是什么颜色。我基本不摘墨镜,也不照镜子,更没有人敢直视我的双眼告诉我。
  现在我摘下墨镜了,也看不清长在自己身上的那双眼眸。但是我知道那应该是灰暗的颜色,哪怕我天生色彩感知有缺陷——不过我还是可以清清楚楚地划清明暗的界线的——天蝎族人都是这样的,尽管眼睛有各种各样的问题,还是能够看清所谓的光明的。这也是我的一个能力吧,认知这个世间的光暗,然后选择自己认定的一方,融入其中。

  我看见了白色,他就是光。

3
  他果真还没有成年,不过年纪比看上去大一点。他长得白皙稚嫩,就像个八岁的小孩,穿着宽大的外套显得他身体更加单薄。
  “小弟弟,你为什么来到这里?”我倚靠在角落,冷冷地问他。他身后的门被狠狠关上,唯一的光源变成了床头旁边的一根奄奄一息的蜡烛。我看见他蓝色眼睛里的悲哀,痛苦,失落和惆怅,但是又有一些不一样。
  哪儿不一样?我说不上来。和他草草沟通几句,得知了一些他的信息:
  不知道真实姓名,外号是小透明,男性,今年十六岁而已。

  啧啧啧,真是丧心病狂,这种看着就很弱的未成年人也敢派过来送死。这也意味着现在人手已经不足了,还有许多不利情况。我皱眉,脸色并不是很好。小透明虽然有些怕我,却很留意我的表情。见我表情不好,他小心翼翼地跟我说:
  “别想那些了,睡吧。”
  “要睡你自己睡吧。”我面对他换了一副还算和蔼的表情,有意无意地亮出自己的蝎尾:“蝎子是不用睡觉的。”
  他也没再说话,躺在硬如磐石的床上,盖着薄如蝉翼的破洞被单翻来覆去。

  自然是一夜无话了,蜡烛熄灭之前我取火点燃了一根劣质香烟。因为小透明在这里,我就推开窗子翻出墙外,一口一口地抽。我不是喜欢吸烟的人,我甚至不会吸烟,不过这种时候我需要一些麻醉剂来自我安慰。

  我知道小透明没有睡着,在背后偷偷盯着我的背影。我仅仅翻回了房间而已,只见他猛然吓了一跳站了起来。
  “还有刀啊,好小子。”我微微坏笑道,只感觉他更加紧张:“不,不是……”
  “可以理解。”
  对话到此为止了,接下来三天我和他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。

  第四天,枪声响起了。

4
  受伤并不奇怪。我捂住腹部,那里密密麻麻地渗出鲜血来,腹部剧痛无比。远处的巨蟹护士还没打理好那边的情况,自然是没空搭理我了——我咬牙爬到掩体后面,血口子好像开得更大了,头脑昏沉四肢无力。
  伤疤是战士英勇的标志,也可能是莽撞带来的永远的纪念。我即将昏迷的时候想到这句话,一个炸弹在我身边炸开,弹片狠狠击中了我的身体,我抵抗不住昏迷过去。

  再次睁眼,身边还是燃满鲜血的泥土,不过多了一个熟悉的背影。是小透明啊,他拿着一支枪靠在掩体上,胸口起伏不定。
  “大尾,你醒了?”他注意到我的动静,“我用还原之力帮你修复了伤口。”
  我腹部的确不疼了,而且没有伤口了。这种能力如此逆天,最强治愈的巨蟹族人都不一定可以做到,天秤族人做这些工作一定是需要大量的能力的。我撑起半身仔细打量他,他也看着我,我们四目相对了。
  这还是第一次相对呢。他脸上有血迹和伤,还有泥巴,浑身狼藉。那双蓝色的眼睛依旧非常的清澈,可是又要一些东西隐藏在其中,隐隐欲动。
  他突然说,大尾,你的眼睛是黑色的。

  我的眼睛是黑色的。我听到这个不禁挑眉,“留意这个干什么,你这样很容易没命的。”
  “你的眼睛能看穿事物的本质。”他垂眸,避开视线相交。
  “这不是天蝎座的能力吗。”
  “你的不一样。”他说,“非常不一样。”
  “你生于黑暗,不曾见过光明,却一直追求心中的正义。你应该有想守护的东西吧,大尾。”小透明继续说。远处炮火声还是不绝于耳,他的稚嫩的声音却有力地透过这一切杂音传到我耳朵里。

  我们的存在到底有何意义?这场纷争的存在到底有何意义?在这段时间,我无数次想过这两个问题。我向小透明提出,他陷入许久的沉默。
  “嗯……不好意思,我不知道。”他认真地说,“存在的意义……在于实现自己的价值。我们天秤族的变身能力就是为了让我们感受到自身的价值而存在的。”
  “我们选择不一样的人生轨迹,通过不同的方法达到自己的目的。要说意义,可真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。”他偏头说。

  我看着他,也陷入了沉默里。
  这个人果真给我一种不一样的感觉。

5
  他变身了。非常突然,从一个小不点变成了高大的帅哥。
  为什么不早点变身?我想问,没说出口。他好似看穿了我的疑惑,优雅地躺在床上缓缓的说:
  我变身是需要机会的。
  机会?
  被人认可的感觉,这是一个契机。他微微昂首,有不可一世的气场,有时我也要退让他三分。
  墨镜男,你也没有表面那么冷漠嘛。他调笑道。
  我惊异这翻天覆地一样的转变,不过很快不服输地驳回嘴去。
  知人知面不知心,花美男你也一样啊。
  我和你这种人当然不一样。他笑意更为狂妄,虽然讨人厌,却有了更加吸引我的魅力。他有一种和我族人差不多的,捉摸不定的感觉。

  自从他变身成了嘴欠的花美男之后,他就经常时不时挑起事端。和队友如此,队官也如此,司令更是不放在眼里。他是如此这般目中无人的人,就像一个华丽的贵族,只是诞生在了陋巷之中。

  他很有趣。和他拌嘴,尽管我们最后都不快,背景的压抑气氛始终还是被缓和了不少。
  虽然不想说,不过他在我心里的分量也的确是越来越重要了。他一头白发潇洒,整个人也是高傲得和站在聚光灯下的大明星一样,光一样刺眼。

 

即使我刻在骨子里的傲气不输于任何一个人,面对他我还是要拼尽全力。他变身之后,就像一个和我生死共患的敌人。我们团结在大队中,分歧在卧室里。他审美独特并且挑剔,现在夜不归宿,他的床位已经许久没有动过了。我也无心管他那么多,毕竟我也是晚上四处活动的人。我们给对方一定的空间,这样才能阻止我们之间的狂妄的碰撞,以免真的窝里斗。

不过回去之后,我一定会和他好好打一架。我对他的能力很有兴趣——实不相瞒,我对他各方面都很有兴趣。他是一个奇怪的人,十分对我胃口。希望可以等到我们面对面战斗的日子——希望如此吧。现在的情况,只能忍一忍,肩并肩同行了。

6
  他走了。我隔壁的床位空了。
  粮仓和军火也空得差不多了。
  在这二月的寒流里我只套一件单薄的衣衫就站出了门外。是硝烟和各种各样难闻的味道。

  花美男受伤的样子还历历在目,怕是这辈子也忘不掉了。他浑身是血,双眼紧闭,呼吸微弱。红色在他身上有不一样的妖冶,也有不一样的刺眼。
  我的眼睛被狠狠刺痛了,连同我的心底,也一起疼痛起来。我目送他进了急救处——
  ——然后再怎么调查,也没有他的消息了。军医说,他回家了。

  家?什么家?哪有家啊。我突然扯出一个扭曲的笑容来,有些病态。天堂是我的家,世界是我的家,大地是我的家,洞穴也是我的家。到底哪一个才是我的归宿?
  他能给我答案。这一次他一定能。他就是光明,光明就是我的追求,光明就是我的归宿。他会用其锋芒灼伤我,我却依旧敢伸手触碰到他。
  意义所在。我合上眼。

好了,他走了,我还要等多久?未知的远方,没有指引显得更加崎岖了。不过我相信他会在不远处等我,到时候一定会交过手再……

到时候再考虑这个问题吧。

……

7
  我回家了,衔着根香烟,没有点火星。我还是穿着单薄的衣衫,冷风吹得我手脚已经麻木。
  我还能看见他吗?他能撑得过去吗。
  我摇摇头,发出一声叹息。我和他斗嘴,但是从来都不否认他的能力。以他的厚脸皮,离与世长辞还早得很;他也没干成什么大名堂,也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白来这世上一遭。不然活着有什么趣味?白走一遭。

  或许再也没有什么比他更有意思了。
  
  我下了船,好像看见了一双熟悉的蓝色眼睛——躲藏在暗处,身影被人群挡着捉摸不清。眼光却锐利,有看穿一切的潜力。

 

    我们终究还是没有说话。 

Fin.

评论(2)
热度(10)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穷凶极恶的高冷皇帝 | Powered by LOFTER